木°

岁月可期,且以温暖度平生。

依然是,在夜色里走过长长的九孔桥
在公交站牌下的长椅上,交谈或沉默
多年以后,我们会在如何陌生的城市
呆看着马路对面的树木又怀念着过往
这是如何孤单的夜
星星都不说话
沉寂

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。

不得见君面。

早起拍到了路边的荷花。今天想必也是美妙的一天。

我走出教室
时间刚刚好
十点差一刻
路过你停留的地方
思念与遗忘的程度也刚刚好
你侧颜的角度
是我的目光停留所至
你眼底的温柔
是我竭力想要的忘却的心头刺

像他那样的人,经常眺望远方,那双眼睛总是清澈的,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漂亮的眼睛,可能是因为我喜欢他,才这样觉得吧。——岩井俊二